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 > 综合新闻

TOP

一个省级贫困农村的调查报告
2017-09-28 18:20:15 来源:新北京网

  河南省登封市,是国内外出名的地方,少林寺,中岳庙,嵩阳书院,嵩山地质公园,闻名于世,现屬世界文化遗产之地,堪称天地之中,登封市颍阳镇 文化厚重,历史悠久,系省级历史文化名镇。
  高端在线民情调查人员,就选定在颍阳镇,庄王村进行民情调查。
  庄王村地处颍阳镇东南村,约一公里全村总人口3127人,总户数627户,现有耕地3557亩,国家粮食补贴2927,实际发放补贴2528亩,人均耕地不足一亩,村民们百分之八十的靠种地为生,民情调查员就民情,民意,民生反腐倡廉等方面,进行了认真细致的调查采访。
  我们调查员一如村,听说是搞民情调查的,就被村民们围得水泄不通,七嘴八舌,讲个不停,村民土地被卖被占,自来水装了三年不通水。学生上学没处住,教师办公室没地方,干部腐败,等一大堆问题,在村民引荐下,调查员首先去了解常年举报,土地被占的村民代表,王建朝,王北方,王道红,等人。询问他们举报村里耕地被侵占买卖的事实及理由。
  在村卫生所,调查员见到村医王建朝,高高的个子瘦瘦的身材,是一个快70岁的老人,在村里干医生四十多年了,听说来调查村里耕地被占被买卖一事,王医生非常激动,并叫来了常年举报上访的几个同伴,开始 讲起了他们为了全体村民的切身利益不受侵害,近十五年的举报上访经过。2002年三月,我和十几位村民向镇市有关部门,举报我村原支书,村长,王平正,贪污集体经济超百万元,私自买卖宅基地100多处,侵占集体耕地30余亩等违法事件,2002年6月,登封市纪委组成联合调查组,进行了长达9个月的调查,于2003年3月,在未告知我们举报人任何信息的情况下,登封市纪委监察局对王平正做出了留档察看两年的处理。王平正到底贪污了多少钱卖了多少宅基地,卖了多少耕地,无人知道。当我们去找调查组询问时,位办案人员告诉我说;‘‘根据我们调查的事实,王平正已构成违法犯罪,应追究刑事责任,但不知道领导跟王平正啥关系,竟给个留党察看二年,我们也没办法你们上告吧。’我们几个代表又去市纪委监察局,原监察局局长王春玉说;‘‘找什么找,查王平正是党的机密,无可奉告。王平正对别人说,十几万可把局长搞定了,让他们告吧,再告也是白告,2013年底,我村50多位村民进京举报上访,市委副书记,副市长到北京将代表们接回,并承诺一定将此案调查清楚,给村民代表一个满意的答复。2004年春季市纪委,国土局又派出调查组进村调查,二个月后,调查组没有给代表任何答复,就悄悄跑了。2004年6月,我们又到省信访局上访,省信访局表示,三个月内一定给你们答复,半年过去了,省市有关部门也无任何消息反馈。
  2014年11月, 40多位村民第三次进京举报,在上级有关部门和省信访联席办的催促下,2005年元月,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亲自主持,由市纪委市政府,国土局组成两个调查组对我们举报的事实再次进行全面调查,市委市政府领导要求调查组及时向村民代表通报情况,然而,纪委调查组根本就没进村调查,国土局调查组来了三五天就撤走了。2005年3月,国土局拿了一份‘‘群众来访处理意见书’’,让村民签字,因调查严重失实,代表们拒绝签字,直到2006年8月,国土局再次给村民代表们送来了一份‘‘群众来访处理意见书’’,而市纪委没有出任何调查处理意见。
  带着来访处理意见书,我们找到了副市长翟晓宾,翟市长看过处理意见书后,当即通知国土局调查组和局领导说;‘‘你们国土局真是胡闹,严重违背法律,乱写处理意见,将来一旦出事,谁尿的谁喝’’。并要求国土局调查组重新调查,事后翟市长给代表们说;‘‘国土局局长耍的大,我都通知不来,老板不点头我也难啊,等等再说吧’’。万般无奈2007年11月,村民代表自发兑钱,聘请律师依法向登封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将登封市人民政府,登封市国土资源局告上法庭。2007年12月,登封市人民法院向郑州市中级法院提出了请求指定管辖的报告,时间过去两个多月,郑州中院又将我们推回登封法院,当我们直接去郑州市中级法院立案时,中级法院不做任何答复,不出行政裁定书,也不给立案。
  从2008年3月到2009年年底,一年多时间里,代表们无数次到省人大市人大,市信访局等部门举报中级法院不作为。在上级有关部门的压力下,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才通知村民代表给予立案,2010年5月,郑州市中原区法院【2010】中行初字第57号裁决村民代表败诉,村民代表当即上诉。2010年8月30日,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郑州终字第135号行政判决书送给代表们,判决内容如下,登封市国土资源局,于本判决生效起90天内,对上诉人反眏的问题,作出具体行政行为。两次开庭,登封市人民政府市长,国土资源局局长均未一次到庭应诉,又等了一年时间,因法院判决得不到执行,2011年11月,50位村民代表第四次进京上访,被郑州市市委市政府领导拦截,郑州市委市政府责成登封市市政府,再次调查此案。登封市委市政府第三次组成联合调查组,对此案进行调查,调查组在颍阳镇政府只召开了一次会议,前后不到二十天,无任何回应,又撤走了。
  2012年11月30日,代表们向郑州市中级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立案后,代表们无数次与郑州市中原区法院执行局联系,执行局一位张姓局长告诉代表们说;登封市国土局局长是人大代表无法强制执行。用各种理由进行推诿。习总书记讲,每一个司法案件,都要让老百姓享受的司法的公正和正义。而我们费了千辛万苦被判决的司法案件,确受到了这样的不公正的待遇。
  2013年9月,登封市国土局再次给代表们送了一件‘行政处罚决定书’,和国土局以前出具的‘‘群众来访处理处理意见书’’及前面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做了极大改动,将原来占地25.8亩,变成了十亩 ,由原来的不作为变成了乱作为。2014年--2016年,代表们无数向省市有关部门举报,上访,向中央巡视组,省委巡视组反映,其间,登封市国土局,颍阳镇政府领导也多次找到我们代表给我们说好话,不让举报上访。并说;‘‘你们举报的都是事实,但事情太大,必须有市政府领导亲自督办才能解决,我们一定尽快给领导反映,请你们耐心等待---’’等等。
  2017年元月,代表们在人民网地方留言板上向省委书记反映此事,并分别向省市信访局,登封市委书记,市长短信举报我村的遗留问题及现实状况,颍阳镇政府领导接到上级转下的举报信后,不调查,不询问,胡乱编了一份信访处理意见书,将我们反映的五项重大事件,就说了一件,仍然是不作为。上骗领导,下欺百姓。
  讲到这里,这位年仅70岁的汉子和几位五六十岁的几位村民代表都留下了伤心的泪水。
  接下来,几位村民代表又给我们讲起了庄王的现状,王北方讲1994年,王道强任我村支部书记期间,为发展集体经济,从全村九个生产小组抽出430亩耕地,作为全村经济用地。1998年----2007年间,王平正开始上任村支部书记兼村委主任,上任后,王平正就开始将集体耕地以宅基地的形式向村民出售,非法共卖出宅基地110多处,约五十余亩,出租或卖掉耕地60余亩,自己侵占25.8余亩,学校占用30余亩,并将村里的蓄水坑,【非耕地】约三亩卖给教堂,将村民集资盖起的教学楼20余间,租给私办幼儿园,将自己侵占的集体耕地10亩,卖给别人开煤场。剩余的15.8亩自己搞房产开发,将省道S323公路边2亩一千元耕地卖给镇政府后镇政府50万元卖给市冶金矿产公司办公室。在他被全体村民选举落选之即,让部分村民将剩余的270亩惠农补助,除一年被原村主任私吞外,八年的惠农补助均被镇政府克扣。是S323省道扩宽绿化。占用我村耕地约10亩,省市补助未给村里和村民一分钱,也被镇政府侵吞。村民代表几次上访举报,法律诉讼,市政府,国土局,镇政府领导,推诿,扯皮,莫不在心,村民们真的认为,上面是讲法律社会,下面是一群喝血的苍蝇蚊子。讲到这里,王北方和几位代表给调查员说;‘‘你们来做民情民意调查,我们又感到一丝盼头,近十五年来,我们上访举报腐败,无论告到哪里,接访的领导都说我们做的对,举报的是事实,从乡镇政府市委市政府到省里北京,后又到法院诉讼,确始终没得到一点结果。最基层人民的最根本最切身利益,得不到一点点的保护,真让我们老百姓对党和政府失去了信任,对法律失去了信心呀!天天看着上面的新闻,那么大的贪官一个个被抓起来,可对老百姓没一点恩惠,总觉着新闻也是假的。我们真诚希望你们把我们反映的真实的民情民意带上去,向党和政府高层反映反映,让新闻也播出来,让全国人民看看,全国家我们这里腐败坑民的基层领导天天在想着什么干着什么?听着这几位的细述,调查员对他们为国,为民,为法律讨说法的精神感动之深。
  告别几位老代表,我们来到了颍阳镇第五小学,[庄王小学]l来了解庄王小学校园被占的事实情况。校长告诉我们说;‘‘村里新建的小学始于1994年,是全村村民集资建成的村办学校,校园占地面积45亩,建筑面积2774平方米,2004年登封市各中小学合点并校后,,定为登封市颍阳镇第五小学,覆盖面积4公里,包括6个行政村,[裴唐.夏庄.庄王村.竹园村.刘村.庞窑村]按照办学 条件标准化要求,学校设有普通教室.科学仪器室.图书室.音乐室.体育器材室.美术室.多媒体教室,均达到二类配备标准。学校现有11个教学班,平均班额40人,在校学生440人,入学率.巩固率,完成率均达100,在编教师23人,专科教师7人,本科学历7人,中师9人。
  由于学生老师的增加,学校急需建标准化体育场和学生教师住宿楼,经多次申请,2016年上级政府批准,给我们小学投资一座标准住宿楼和运动场,总投资200多万元,至今不能建设,主要原因是校园内被部分村民侵占种成了庄稼,学校多次向村,镇,市,有关部门反映,至今得不到解决,致使这一项目不能建设,国家投资空置,极大影响了学校老师和学生的住宿,办公和学生体育锻炼。真诚的请你们把我们 学校的实际情况真实的反映上去。早日让这些教育园丁和祖国的花朵们有一个良好的工作和学习环境。谢谢你们能来我们小学调查。
  听了校长的介绍,我们来到校园仔细查看围墙内的整个校园,有一半被村民种着玉米.花生.红花等各种农作物,【附照片】为了更详细了解校园被占地真实原因。我们采访了被村民们称为7组土地的村民小组长王军伟,王军伟听了我们的来意,便打开了话题,王军伟讲1997年原镇干部王道强任庄王村书记期间,为了发展集体经济,改善学校教学条件等因素。在我村各组[共九个生产小组]抽出部分土地,共计430亩,我组共抽出土地约100亩,其中学校占用45亩,建初中和小学。宅基地用去60亩,98年以后,王平正任支部书记和村长后,将全体村民集资建成的小学教学楼私自租给原小学校长王炳锁开办幼儿园,合同期20年,王平正在任村书记和主任期间,将村里收起来的地让部分村民抢占了。王平正不干后,村里抽出的土地各组村民都抢占自己组里抽出的土地,唯有我们7组合2组的土地被建学校,建厂等占用。王现杰任村主任后,不和我组村民商量,在王平正签订合同不到期的情况下,有与王炳锁签订了租用幼儿园50年的合同。现在的实际情况是,我组村民是吃了大亏了。被学校占用的45 亩土地[围墙内],只有十多亩土地分给了村民耕种,学校和幼儿园占用的30多亩至今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我们全组200多口人的几十亩土地长期被占,也没有任何补偿,组长和村民代表曾无数次到镇政府,市委市政府上访举报,至今上级有关部门没有一点回应。难道党中央就是让基层的党员干部这样来玩弄老百姓的。我村这些贪污腐败村官何时才能得到查处,老百姓真是享受不到公平公正的正常生活中去。说到这里,这位小组长气的两眼发光。
  在村民的引导下,我们又找到了受害严重的第二村民小组组长王建涛告诉我们说;‘‘我组现有326口人,62户,97年给村委提留土地60多亩,98年王平正不干村主任时,全村提留的430亩耕地,扣除被学校私人侵占,卖出的耕地外,还有270亩耕地被少数村民抢占一空。由于我组的耕地地理位置优越,被原村主任王平正全部占用和卖出,卖给镇政府3亩建乡镇敬老院,[现有卖给登封市冶金办公室]卖给颍阳北街村王颖超2亩,[抵债]卖给镇政府王跃中2亩[抵私债],卖出村民宅基地7处,没处6000元。[现又转手卖出,每处20000元[王平正因自己建厂占用28亩,后又 卖给别人建煤厂10亩,因厂子倒闭,又搞了房地产开发,又将10亩耕地租给他弟弟王道钦建养殖场,我组的60余亩耕地,除四亩多地,全部被占被买卖达10年之久。省道是S323 两边道路扩宽国家补贴款也被被占人王平正私吞。数年来我组组民无数次到镇政府,市委等有关部门上访举报,至今无人来查来问。我组村民气愤的的说,党中央,上级政府讲法治社会,我们这下面是喝穷人血的社会。真希望您们能如实把我们这实际问题反映到党中央,让党中央习主席看看下面的苍蝇小官官们是如何贪污,侵占坑害老百姓的,市镇领导是如何不作为乱作为的。如果全国真成千上万这样的村,我村这样的环境,国家就是再扶贫,恐怕老百姓也脱不了贫呀!听了这位组长的情况介绍,我们又实地进行了调查,[并拍照取证]我们真感到有点触目惊心。这么简单的事情,镇市党委政府领导久拖不查,不解决,让这个明显的腐败问题,拖了十年而没得到解决,真是少见啊!
  调查期间又有部分村民找到我们反映了村里多件关护民生的大事。一位叫王万育的八十岁老人给我们说;‘‘我八十多岁了,现在天天为水愁.吃不上水,洗不成澡,村里打的深井水我也吃不到,上级水利部门去年打几眼深井在门口,配套好了就是不验收。家里的井水被上面的小厂污染了。水也不能吃,我们多次去找村委和镇政府领导反映,他们推来推去,至今没人解决。让我们望井兴叹,真不知道这些基层领导天天在干啥’’?还有几位村民反映评定的低保户.贫困户.不公平.不公开,危房改造.卫生脏乱差等许多问题,也是多次向上面举报,无人查处等,我们一并做了记录。
  在我们结束这次调查准备离开时,村里卫生所里的村医王建朝再次找到我们,反映村里卫生所的几个问题。王建朝讲村里2009年建集体卫生所,因村里人口多[3000多人]村委让多建了几间房,政府给的钱少,让我们村医每人垫付一万元.共五万元,卫生所建成启用后,至今8年时间了,市卫生局.镇政府.村委.卫生院领导推诿扯皮不给解决,我们多次反映就是无人解决,老村医王玄跃,因生活困难,多次讨要垫付的建房钱而被气死。现在村委领导几经更换,再也无人过问了。
  在庄王村三天时间,调查员进村入户,倾听村民意见,走访当事人,实地查看并拍摄了许多真实的现场,让调查员深深感到,党中央.国务院反腐倡廉及党风党建深入进行了近五年时间,但基层的腐败和干部不作为乱作,还十分严重,普通的老百姓仍然感受不到党中央和政府对基层老百姓的惠农政策的的温暖和关怀,许多民生问题根本未得到解决。人民群众最根本的切身利益仍然在受到损害。县乡村三级有关部门领导的腐败,不作为,乱作为.给党中央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造成了许多不利的影响。一个村能代表一个乡镇.一个县市,基层是国家的根基,建设好基层,帮扶脱贫,让广大的人民群众真正享受到党和政府的温暖,仍任重道远!

责任编辑:
上一篇:右玉县有工程施工结束才招标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