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 > 综合新闻

TOP

西安市雁塔区公、检、法三部门将民间借贷纠纷变成诈骗 贾耀东冤案的情况反映
2017-09-29 09:21:00 来源:新北京网

西安市雁塔区公、检、法三部门将民间借贷纠纷变成诈骗
  ——贾耀东冤案的情况反映


  我们是贾耀东的父母,今天怀着悲愤的心情反映我儿贾耀东被指控犯诈骗罪一案中的冤情,恳求媒体关注,以维护司法公平、公正,还原案件事实真相。
  案件的基本事实
  2014年1月22日贾耀东经朋友张守辉联系向他妻姐(也是张守辉嫂子,即李斌亲姐妹二人分别嫁给了张守辉亲兄弟)李斌借款,贾耀东当着李斌和张守辉的面打下借款200万元借期到同年2月18日止的借条,随后李斌给贾耀东转款195万元,差额5万元是约定的月利息被扣掉。当日晚张守辉打电话给贾耀东说他嫂子对借款不太放心,最好提供担保,贾耀东予以理解并同意。次日张守辉到贾耀东公司办公室提出以房产作担保,贾耀东经与张守辉商量后以贾耀东妻子名下的购房合同作担保,贾耀东重新写下一张新借条,增加了“将贾耀东名下房产证作为风险抵押给李斌,一旦违约,李斌有权处理本人名下该房产”的内容,贾耀东收回昨日的原借条并销毁。然后二人到贾耀东的住房,贾耀东将妻子名下的购房合同原件交给了张守辉。借款到期后,贾耀东与李斌、张守辉协商延期还款的同时,先行支付了5万元的利息。2014年2月23日张守辉将贾耀东叫到他的车里,说作抵押的购房合同是贾耀东妻子的名字,与借条内容不符,并拿出一份购房合同让贾耀东签字,称这样作是让他嫂子放心地回牧丹江老家。贾耀东出于朋友间的信任就在加盖好印章的合同上签了名,时间提前到2012年2月23日。2014年2月25日晚,贾耀东同意用他的宝马750小轿车作为还款抵押,张守辉等人在开走该车之时趁机将贾耀东爱彼(AP)手表一块、威图手机一部、苹果手机二部、香奈儿女包一个以及飞天茅台二箱等个人和公司的烟酒等物品装车运走,总价值约160万元。2月26日10时30分左右贾耀东在其父母家中被西安市雁塔公安分局高新路派出所警察带走,致其按借贷双方协商写好的还款协议遗失。李斌报案称贾耀东以买卖7辆汽车为理由,用假购房合同作抵押诈骗其195万元。贾耀东当日被拘留随后被逮捕。证明贾耀东诈骗的主要证据有:1、李斌除了其陈述外还向警方提供了贾耀东借条的复印件和贾耀东签名的购房合同复印件;2、张守辉对李斌所述事实所作的证明。3、警方调取的某单位没有超标汽车出卖的证明;4、警方调取的假购房合同项下房屋系案外人购买的证明和该房产开发商的公章及法人代表的印章;5、事发近8个月后,在警方第二次补充侦查期间,张守辉于2014年10月20日向警方提供的贾耀东同年2月上旬在日本考察便利店经营期间,利用微信与其沟通买卖7辆汽车的微信聊天内容的截屏,用予证明贾耀东以买卖汽车为借款理由并进而诈骗李斌;6、贾耀东在派出所的四次有罪供述。
  一审及二审基本情况
  雁塔区人民检察院以贾耀东渉嫌诈骗犯罪提起公诉,雁塔区法院于2015年10月一审判决贾耀东有期徒刑十二年,罚金一百万元,张宏军是本案审判长。2016年2月23日本案在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陕西诺尔律师事务所李文宪律师担任贾耀东辩护人。李律师当庭向公诉人提出了5个强烈要求:1、提供购房合同原件,以证明贾耀东是否可以利用打印在A4纸上的购房合同欺骗智力正常的成年人;2、提供贾耀东电脑并当庭从电脑中调取贾耀东伪造购房合同的电子文档,以证明贾耀东伪造了合同;3、提供贾耀东手机并当庭从中调出贾耀东利用电话联系刻章人的通话记录,或者提供电讯运营商的证明,以证明贾耀东确实联系了刻章人私刻了印章;4、提供贾耀东手机并当庭从中调出与张守辉微信聊天的记录,以证明贾耀东确实向张守辉发出过买卖7辆汽车的信息。5、由于一审认定贾耀东在看守所也作了有罪供述,所以公诉人应当提供第一次提讯贾耀东时的讯问笔录和同步录音录像,以证明贾耀东对其在派出所的供述作了全面翻供,以及翻供的原因。二审公诉人对律师的要求一件都没有回应,也没有新的证据提供。李律师按照法律对证据的要求,对证据进行了论证和分析,认为本案证据不能相互印证,没有构成有效的、完整的证据锁链,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贾耀东有罪。并且原一审辩护律师提出了依法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的书面申请,但一审对此未予回应,属于审判程序违法。西安中院经审理认为原审判决认定贾耀东犯诈骗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于2016年3月18日作出撤销原判,发回重审的裁定。
  事发当日警方就扣押了贾耀东的二部手机,随后又扣押了其电脑,为什么当时不察看固定或者鉴定提取手机和电脑里的微信聊天记录和购房合同文档?如果有且与卷宗证据完全一致,则贾耀东可能有罪,否则贾耀东无罪。警方在证据残缺不能相互印证的情况下为什么要强行提出起诉意见?检察院为什么不严格审查证据,并且隐瞒贾耀东翻供的材料,按照贾耀东在派出所的有罪供述提起公诉?一审为什么不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不综合审查判断证据,就作出有罪判决,并处罚金100万元的依据在哪里!漏洞百出的案件竟然如此顺利地通过了公、检、法三机关,令我们不能不怀疑本案存在权钱交易、滥用职权、徇私枉法裁判的可能性,将普通的民间借贷纠纷硬要办成诈骗犯罪案件。我们相信真相一定会大白于天下,责任人必将受到追究。
  二审发回重审情况
  本案发回重审后,李文宪律师依法向新的合议庭提出包括原审判长张宏军在内的原合议庭成员全部回避的书面申请,依据法律规定,张宏军应当回避并不得参与、干预案件的审理。
  另行组成的合议庭容忍控方违法超长时间的补侦后,才于2017年2月15日召开庭前会议,组织了对非法证据排除的调查,控辩双方对主要证据的合法性等分别发表了各自意见。另外,控方在律师强烈要求下才宣读了该院检察员陈敏在看守所提讯贾耀东的笔录,该笔录内容证明贾耀东因受到刑讯逼供对在派出所作的有罪供述作了翻供,述说了案件的真实过程,作了无罪辩解。控方在庭前会上称已将电脑送交鉴定,并且购房合同原件将由李斌妹妹在庭审时当庭提交。除此之外,控方没有提交任何新的证据。2017年6月9日第一次开庭审理本案,控方并未提交购房合同原件,随后控辩双方以及法庭分别对证人张守辉进行了询问,控方提交了对电脑的鉴定意见书,辩方请求法庭当庭从鉴定的文档中打印出来购房合同并对此发表了质证意见。同年8月7日进行第二次庭审,控方只提交了一份张守辉未找到载有与贾耀东微信聊天记录的手机,因距今时间过久微信运营商不予调取该案于2014年微信记录的说明,再没有新的证据提交。控辩双方发表了各自的辩论意见,听取了贾耀东最后陈述之后,审判长宣布庭审结束,案件经评议后宣判。
  根据重审当庭查明的事实和律师的质证意见、辩护意见,我们认为案件于2016年3月发回重审后,如果贾耀东手机和电脑里原本就有与张守辉关于买卖汽车的微信聊天记录和购房合同文档的话,办案人轻而易举地就能取到这二份证据,就能证明贾耀东涉嫌犯罪,进而证明他们公安人员没有办错案,反而是西安中院裁定错误。何乐而不为呢!但事实是办案人迟至2016年12月22日才把电脑送去鉴定。我们认为办案人在权衡造假成功的可能性以及产生的后果,一直在犹豫不决,侥幸心理占上风后才冒险伪造了一份购房合同,塞进电脑硬盘后才送去鉴定的。否则补侦这么长时间如何解释?关于贾耀东在派出所的有罪供述,完全是在刑讯逼供、精神和心理上遭受巨大痛苦情况下违心作出的,属于非法证据,应当依法排除。除了贾耀东的有罪供述以外,检察院指控贾耀东犯罪的主要证据一是案卷中的假购房合同,二是证人张守辉提供的贾耀东与其联系7辆汽车的微信聊天记录,三是李斌的陈述和张守辉的证言。关于购房合同。控方一直拒不提供购房合同的原件,根本原因在于购房合同原件不是国家机关制定的带有防伪标识、纸张小于A4纸的规范文本,而是直接打印在A4纸上的,没有合同网上备案号,但印章巳盖好。按贾耀东的说法这样的合同根本就骗不了李斌和张守辉。这个合同原件在李斌提交复印件时侦查人员是否见过、审查过,不得而知,但后来的公诉人、一审二审和重审的法官、辩护律师都没有见过其真貌。从刑诉法对证据的要求来讲,书证应当是原件,复印件不能作为单独定案的依据,这也是律师强烈要求提供原件的原因。此为其一。其二,控方称经鉴定在贾耀东电脑硬盘中检出一份购房合同文档,证明贾耀东伪造了合同。律师辩称硬盘中合同文档后缀是doc,属于Word?97-2003版本,而卷宗里购房合同属于Word 2007版本,后缀应是docx,两个版本容量不同、行间距不同,故卷宗合同只有7页而硬盘合同达到10页,当庭肉眼就可以看出两份合同不同之处即有5处之多。其三,控方没有电脑被扣押后处于何种扣押状态以及储存介质是否处于足以保证其真实性、完整性、合法性的封存状态的证明,且该电脑未经贾耀东辩认,所以不能证明硬盘中的合同是贾耀东制作的。其四,从案发到电脑送检近三年时间里控方一直不能提供贾耀东伪造合同的电子证据,而在电脑送检时硬盘中突然出现一份与卷宗合同不是同一版本的合同,我们认为明显是本案侦查人员私自制作了一份合同并塞进硬盘,用以陷害贾耀东,目的是逃脱其办了错案的责任。关于张守辉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在律师询问下张守辉当庭承认该记录是其在自已家里用手机拍照,再拿到打字复印店打印后才送到高新路派出所的。可见该证据根本不是侦查人员依法调取的,其来源不合法,根本就是非法证据,应当坚决予以排除。关于李斌的陈述和张守辉的证言。首先应该明白李斌与张守辉存在至亲关系,按照法律规定他们的陈述或证言的效力要受到一定限制,须有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才能采信。其次,在案发当日不论是李斌的陈述还是张守辉的证言,都坚称贾耀东2014年1月22日借款当时就拿出一份购房合同作为抵押,李斌把合同“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她把该合同装进自已包里才同意借款的。即借款需先有抵押。2014年10月20日张守辉在笔录中把贾耀东提供购房合同作抵押的时间改为借款后的第二天或是第三天,即借款当日贾耀东没有提供任何抵押。这就与贾耀东的辩解相一致了。庭前会议上控方宣读的张守辉2017年2月9日的笔录,他对这一情节再次作了确认。同时宣读的李斌新的笔录,也把贾耀东提供购房合同的时间由借款当日改为借款后的第二天或者是第三天。这一事实证明控方指控贾耀东借款时利用伪造的假合同诈骗李斌的指控,自然不攻而破。再次,李斌在询问她的笔录中称贾耀东与张守辉合作买卖7辆汽车需要借200万元,说“因为这笔钱数比较大,所以我要亲自到西安看看情况,如果是真的话,我就把钱借给他。”但李斌在笔录中承认借款之前、借款之时及借款之后她都没有去察看过7辆汽车的情况。由此可见李斌关于贾耀东借款理由的说法与作法相矛盾,且没有其他证据相互印证,所以李斌的陈述不应采信,控方关于贾耀东编造借款理由诈骗李斌的指控,不能成立。最后,按照控方的证据考量,本案存在一个致命硬伤是控方无法自圆其指控的。这一致命硬伤就是贾耀东在2014年1月22日借款时还没有“伪造”好购房合同。按卷宗证据显示贾耀东是2014年1月23日早晨才联系刻制两枚印章的,怎么可能于前一日用没有加盖印章的合同去诈骗李斌呢!办案人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一时间节点的错误,等他们发现时让在看守所的贾耀东改动笔录已无可能性,只能让张守辉改口,于是才有了上述2014年10月20日张守辉对时间改口的笔录。由于张守辉不可能看到贾耀东的供述而发现致命硬伤,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办案人员的教唆与指使,由此可见办案人员滥用职权、徇私枉法、陷无辜公民于死地到了何等程度!从另一方面来讲,张守辉和李斌对时间的改口仍然将公诉人陷入难堪的境地,改口的事实反而证明借款当日并不存在贾耀东用购房合同作为抵押的前置条件,那么控方起诉贾耀东编造借款理由,利用假购房合同诈骗李斌195万元的指控,根本不能成立。双方原本就是正常的民间借贷,由李斌报假案,“有心人”收集有罪证据,形成今日之冤案。
  与本案有关的其他情况
  公安办案人员、提讯检察员只收集有罪证据,对贾耀东稍为有利的情况一概不记录,不调查取证。1、贾耀东称自已的身份是西安速提升商贸有限公司的经理,办案人根本不去调查落实,起诉意见书把贾耀东的身份定为“自称系公司经理人”,这一称谓竟然也出现在检案院的起诉书和一审法院的判决书上。李文宪律师在工商局调查后把材料提交给二审法院,二审法院的裁定书才明确贾耀东系西安速提升商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贾耀东有自已的公司,有资产。在诈骗犯罪案件中衡量非法占有公私财物的动机和目的,嫌疑人是否有资产属于考量范围之列,有无偿还能力更是考量要素之一。2、贾耀东告诉办案人,他在香港有港币存款470万元,可以用于还款。但办案人不记录、不调查,非要按刑事案件处理。贾耀东把这一情况也告诉了提讯他的检察人员,该检察员讲你现在说已经晚了,不予理睬。3、贾耀东对办案人和检察院提讯人都讲了他被带走的前一天晚上,用宝马车一辆及其他物品作为还款抵押,已被张守辉装车开走。但办案人、检察员均不管不问。张守辉一直坚称没有开走宝马车、拉走烟酒等物品,但在庭审时却承认了这一事实,尽管烟酒等物品数量与贾耀东所说不完全相同。这一事实证明贾耀东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公私财物的动机和目的,客观上没有隐瞒真相实施诈骗的行为,反而积极提供还款担保,怎么是诈骗呢!
  雁塔区法院张宏军不回避干预案件
  张宏军是原一审有罪判决的审判长,本案发回重审后其应当依法主动回避,并且律师也递交了原合议庭成员回避的申请书。但我们发现张宏军不仅不回避本案,反而不择手段地干扰、干预案件的正常审理。本案经过超长时间的补充侦查和补充证据后,先后于2017年2月进行了庭前会议及6月、8月二次庭审。当所有证据都不能证明贾耀东有罪的情况下,张宏军为了逃脱错案追究责任公开跳了出来,其不顾庭审已经结束的客观事实和应当依法回避的法律规定,却绕过合议庭,利用其刑庭副庭长(暂无正庭长)的职权,私自安排雁塔区检察院相关人员有针对性的去某地继续补充有罪证据,同时编造借口阻挠案件向审委会汇报的时间。针对张宏军在深化司法制度改革的情况下仍然不收手且顶风违法的行为,我们己经向有关国家机关进行了举报。
  尊敬的各位媒体朋友,我们儿子贾耀东确实受到了陷害,蒙受着不白之冤,恳请各位朋友伸出援助之手,关注报道此案,监督司法公平、公正,追究相关司法人员制造伪证陷害无辜、玩忽职守、滥用职权及枉法裁判的责任,维护法律尊严。
  反映人:贾耀东父亲贾世昌
  (身份证号:610122195506070015)
  贾耀东母亲贾宝珍
  (身份证号:610111195601250023)
  2017年9月28日

责任编辑:
上一篇:一个省级贫困农村的调查报告 下一篇:返回列表